《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十)

www.w66.com

2018-10-06

  编者按:2018年4月30日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挪威特罗姆瑟大学教授詹姆斯·路易斯的专著《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该书集中讨论“法轮功”和暴力,关注李洪志的教义是如何促使习练者“故意寻求”折磨及殉教。

为方便反邪教人士参阅▓▓,中国反邪教网将陆续摘编翻译该书部分内容,部分题目系编者所加。   “法轮功”关于器官“活摘”谣言的宣传  器官摘取争议与宗教和暴力问题没有直接关系▓,更像是一场宣传谣言。

此外,探讨这个问题还可以让人们深刻认识到“法轮功”关于受迫害的言论往往是夸大其词的▓▓,对批评者采取攻击策略▓。

  这场争议始于2006年▓。 当时,“法轮功”开始宣传中国为了在国际器官市场上出售器官而谋杀被监禁的“法轮功”修炼者,从他们身上摘取器官。 这一谴责的核心参考文章是大卫·乔高(David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Matas)在2006年发表的题为《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的报告。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两位作者都有一定可信度:乔高曾是加拿大前国会议员▓,麦塔斯是维权律师。

然而▓,这份报告是一个由与“法轮功”有关联的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赞助的。

此外,这份报告的“调查人员”从未在中国进行任何原始研究,而是依赖可疑的来源,其中大部分是“法轮功”组织提供的信息和根据可得到的移植相关数据做出的推断。 三年后,乔高和麦塔斯对该报告加以扩展,更新后的版本以《血腥的器官摘取》(2009)为题发表。 最近,伊桑·葛特曼(EthanGutmann)撰写了一本相关作品,名为《屠宰:大规模杀害,摘取器官以及中国对异议人士的秘密处理方法》(2014)。

  从非自愿的“法轮功”囚犯身上大规模采摘器官的说法最初出现2006年3月。 两名匿名人士声称他们直接了解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血栓病医院的器官摘取手术。 后来,我之前提过的一份隶属于“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时报》报道了这些控诉▓。

在《大纪元时报》发布控诉不久之后,包括美国国务院的官方代表在内的非调查人员参观了苏家屯,并得出结论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这些指控。

  此外,同年9月,首先披露中国从死刑犯身上获取移植器官的吴弘达开始公开发表言论称,“法轮功”所说的很多人在苏家屯被杀的说法根本不可能成立。

吴弘达指出“法轮功”的说法没有照片、文件或详细信息证实▓,而是基于少数没有第一手资料的证人的证词。 “我多次尝试见见证人,但被他们拒绝了,”他解释说▓▓。

“即使在今天▓,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现在这两名证人住在西方国家▓,拒绝与国际机构会面、提供更详细的信息。

由于他们称自己知道成千上万的人的生命可能面临危险,所以他们必须要更加坦诚。

吴宏达表示,他派出了自己的调查员,但他们未能找到集中营,也未能证实被迫摘除器官的说法。 据吴宏达介绍,“法轮功”声称他们是类似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受害者,这一说法可能被视为“政治宣传”(亚洲新闻2006)。   但是,故事并没有结束▓。

吴宏达后来撰写了一篇文章▓,描述了他调查“法轮功”集中营这一指控的经历▓。

在那篇文章中▓,他清楚地描述  ……受到“法轮功”高级代表的威胁,他们劝他保留自己的意见。

吴宏达并没有听从这个建议,而是写信给一位美国国会议员,表达了他的担忧。 这位议员的员工把信泄露给了“法轮功”在美国的高级代表。

此后不久▓,与“法轮功”有关的媒体,包括“看中国”(与”法轮功”有关的YouTube活动)和《大纪元时报》开展了针对吴宏达的诽谤运动▓,谴责他是“屠夫”、“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间谍”,“背叛了他的良知和中国人的良知”(桑顿Thornton2008,200)▓。

  总之,为了让批判声音消失而采用高压手段▓,在所有直接影响媒体的战略中▓,这当属最笨拙的一种。

这种方式(甚至会威胁),用桑顿的话说是“帮倒忙”——会败坏它将自己打扮成无辜的精神修炼运动团体的公关策略▓。 “法轮功”本可以主动作为,挽自己的形象于既倒。 然而▓,李洪志似乎对国际媒体越来越敌对,并不打算让他的信徒停止各种挑衅和好战行为▓。 不久的将来,国际媒体终将清醒,并重新意识到“法轮功”是个和“中国版的科学教派”一样的不良组织。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当李洪志最终退场▓,“法轮功”的信徒人数和影响力将会慢慢削弱,直至消失。